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澳门威尼斯人官网 欢迎您!

当前位置: 主页 > 头条新闻 >

80年代出生的朋友们,进来看看:儿时经典的电子游戏。

时间:2018-06-11 04:39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当慢慢地熟悉了游戏机和各种游戏系统,我们又非常欣喜地发现那些“智力版”的卡带是多么的耐玩,于是觉得电子游戏非常好玩的人开始更加痴迷于游戏的世界,虽然不如往昔和小伙伴一起玩得热闹,却在一个人的虚拟世界里过得分外投入。当然,这些虽然不是大家一起玩的游戏,却是大家一起研究的游戏。记得当年拿着各自的经验、心得,乐此不疲地和伙伴们谈论着研究着。这些耐玩的游戏成了大家购买卡带的抢手货,虽然价值不菲(对于我这样的普通的工薪家庭)。霸王的大陆以其出色的系统让无数的三国Fans们为之倾倒;圣火徽章让我们一遍又一遍的不厌其烦;吞食天地、最终幻想……这无数无数让我们耳熟能详的名字。这些游戏都是上个实际80年代到90年代的事了,那是TV Game的神话时代,伴随着身为孩子的我一起成长着。可直到今天,还是有许多的孩子们甚至“大”人们在为之乐此不疲。没别的,这就是电子游戏理念的魅力。为什么俄罗斯方块可以数十年长盛不衰,为什么马里奥成了日本的摇钱树,为什么简简单单的坦克大战如此令人回味……现在,还有这么多FC爱好者不停地汉化、更新,不是他们无聊没事做,而是确实有那样一批人希望历史不要抹杀了一个辉煌时代当时街机游戏厅往往被认为是不好的地方,也确实存在一些社会青年在里面串进串出的,所以无论是学校还是家长往往都是不允许我们进这里面玩的,加上身为孩子的我也没多少零花钱,所以在小时候往往看的时候多过玩的时候,连看还要偷偷地去,有时候碰到有些老板还常常赶走我们这些不玩的小朋友。可是这些游戏确实很有吸引力,平常好不容易省下的钱都花在了游戏练习上,而且喜欢找那些玩得好的哥哥来带我们一起玩,让自己能玩得更久。    如果当时和我有着同样经历的各位,对于现在能将着所有的游戏都手到擒来是不是会觉得有点兴奋呢!哎,儿时的时光一去不返了,心里有些隐隐的感伤。。我也不忍心发了。    所以当时的玩家们往往也是有着不少遗憾的,这确实是个黄金时代,却同时因为这叹息的墙壁而难以到达阿瓦隆。我在96年得到一台属于自己的SFC主机,这当时已经是非常非常的幸运了。天地创造、圣战之系谱、时空之轮、圣剑传说……这些梦幻版的游戏都让我的少年时期如痴如醉地享受着。坦克,经典啊,如此简单的游戏却让我乐此失彼,爱不释手,现在已经没有一种游戏能给我这种感觉了,虽然它们越来越高级,越来越精彩,画面越来越细致。宿舍里又多了台烂电脑,只能让我拿来玩游戏。从侍魂到KOF再到名将,圆桌骑士,三国,铁钩船长,西部牛仔,现在正在下载任天堂的红白机模拟器,都是让楼主给勾起来的,呵呵。80年代最新潮的零食——方便面(华丰三鲜伊面)当时我们是人手一袋 哈哈    把它下写下来心情实在是万分复杂,因为那是童年时最最喜欢吃的面条,而现在却是见了就想吐的食品,方便面可谓是身经百站而仍处于不败之地的常情树了,从来不喜欢吃面条的我,自从第一次吃上了“华龙”牌方便面就开始埋怨父母做的面条不好吃了,黄色的包装袋总是那么赋有诱惑力,即使当时只有一袋调料包,还是觉得那汤鲜美无比,于是就经常爸妈吃面条,我吃方便面,五毛钱一袋,快乐的享受着我的“小皇帝”待遇,而如今就是吃上有着四、五包调料袋的方便面一样还是想吐。还记得这种小小的玻璃球吗?我想每一个这年代出生的孩子小时候都玩过。玩法很多,磕墙的,进坑的……当时妈妈给我缝了个小布口袋,专门用来装玻璃球,现在还留着呢。您瞅准了,大大的,这叫品牌意识。当时与其竞争的品牌有“唐老鸭”“比巴卜”什么的,但“大大”的最为昂贵,一块钱4块儿(别的都给5块儿),吹的泡泡大,破了还不粘嘴,真好。我记忆最深的一课:司马光  原文: 第十一课 司 马 光   古时候有个人叫司马光。他小时候,有一回跟几个小朋友在花园里玩。有个小朋友不小心,掉到大水缸里了。 别的小朋友都慌了,叫着喊着,有的跑去找大人。 司马光没有慌。他举起一块石头,使劲砸那口缸,几下子就砸破了。缸里的水流出来了,掉在缸里的小朋友得救了1983年,是一个我很喜欢的年份。      这样的说法,难免有些自私。      是,他们说,80年代,就是一个自私的年代。      如何不自私?      我们没有兄弟姐妹,我们独自长大。快乐是琐碎的快乐,悲哀也只是琐碎的悲哀。      胸前挂着黑色毛线拴着的钥匙。蹦蹦跳跳,一路玎玲。      手心里攥紧零散几张毛票,跑去街边小卖店。最爱的是一种已经记不得名字的泡泡糖,一毛钱一片。白色红色包装纸,一个在吹泡泡的小女孩。      记忆里的甜香,当然不单单如此。      家门前的泡桐,繁花满树,待得落时,散满一地。是过家家最好的菜肴。爱把樟树叶子细细切碎,混合泡桐花,包在宽宽大大碧绿的荷叶里。我假装做的很辛苦,你假装吃的很幸福。那些儿时玩伴,你们又在哪里呢?      蜂花牌护发素,别后这么多年重出江湖。在超市的卖架上看到。恍恍惚惚,好象又置身在潮湿温暖的公共澡堂。也许你不记得的还有海鸥牌,小小一个塑料罐,是女巫的珍宝,盛着明媚的蓝,气味芬芳诡异。怯怯挖了一大块,抹在头发上,隐约激动起来,长大仿佛就在明天。      酒心巧克力。也只要一毛钱一个。(那时候的快乐。价格都比较便宜。)金光灿灿的包装纸,却包不住巨大诱惑。哭着闹着,十八般武艺尽使,妈妈还不给买。终于等得有一天小发横财,举着一元钱,一路小跑过去。10个啊,满满捧在手心。言语不能及的满足。一口气吃光,换来晕晕沉睡完一下午所有的课。      也不是没有烦恼。      幼儿园是最不爱去的地方。      老师会拿小刀恶狠狠的说:睡不睡午觉?不睡不睡,假假闭了眼,睫毛还在激动颤抖,只待老师走开,便去调戏左右邻床。一个中午,纠集恶徒,画了18个花脸在乖乖睡觉的好孩子脸上。来不及得意,就因为叛徒告密,进了小黑屋。(贮藏煤碳的楼梯间)还是不安分,等老师开了门,发现一屋碎了的煤,被捏出几个张牙舞爪的小人来。      其次就是医务室,最最厌恶青霉素还要打实验针。偏又喜欢玩水,频频感冒。      喷嚏打了又打,哭到一脸翘椋挂廊氪蚕隆K阑畈怀隼础?br大人便使诈,“薇薇乖,薇薇不打针,押爸爸去医院好不好?”这个差事倒是喜欢,高高兴兴接过绳子,绑了牵了,得意洋洋的去。待到目的地,风云突起,被绑者成功政变,自己却做了砧上鱼肉。      当然要哭,不待哭完,医生说,薇薇,跳个舞吧。于是开始小燕子,穿花衣,只是泪痕依然。      说到跳舞,是自小便在学了。喜欢那些华衣彩妆,明丽灯光。看看看,从小就是这么虚荣的孩子。      是~他们说,80年代,一个虚荣的年代。      我们虚荣,因信仰都已经死去。    而物质,是唾手可得的一点点安心。      一本青春之歌,读完满眼的泪。觉得他们那样热血沸腾的青春着实是美好。可他们用生命追求的东西,今天我们正在拥有,今天我们正在bs。      面向大海,春暖花开。    可海子死了,顾城也死了。听说汪国真穷困潦倒,又听说舒婷变年轻,疑似拉了皮。      不要问我们怎么了,是这个世界怎么了。      总归无偿捐血的队伍里,排到长长的,还是我们这些年轻的面孔。      回来,我们继续说童年。      电视机的出现,可谓神奇。      我家第一台电视机,买在1985年。      哪个台在放动画片猴子捞月,已不可考证。节目结束,我仍不肯走开,抱着屏幕只是哭。“我还要猴子,我还要。”      依稀还记得那个动画片的主色调是蓝,深深浅浅的蓝,幽幽暗暗的蓝。月却是明亮的黄,捞之不得,人生总有的遗憾。      谁说中国没有动画?金刚葫芦娃。黑猫警长。。。还有我们现在无聊时候仍在唱的贝塔贝塔贝塔贝塔贝塔贝塔开飞机。      关于爱情的启蒙,也来自电视。      最开始,是霍元甲。“孩子,这是你的家。。。”放学回家的路上,就有了招式比画。再然后的蝉翼刀,江湖行,雪山飞狐,甲乙侠客传奇。。。      当然最最最爱的是文具盒上贴满的俏黄蓉。      头上插根自动铅笔,便姑且当做钗头凤。娇叱一声“恶贼,哪里走。”自然有伙伴热络凑过来“蓉妹妹,让我来教训他。”      所以,他们又说,80年代,天生有表演的天才。您瞅准了,大大的,这叫品牌意识。当时与其竞争的品牌有“唐老鸭”“比巴卜”什么的,但“大大”的最为昂贵,一块钱4块儿(别的都给5块儿),吹的泡泡大,破了还不粘嘴,真好。  -----------  我是沈阳的。大大刚出现是在八七年,开始的价格是三毛一块。在当时来说算很贵了。后来便宜了一点。 (责任编辑:admin)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